中國的穗華 世界的穗華
全國統一 客服熱線:4008885638
廣東穗華機械設備有限公司
在線客服
產品櫥窗
信息資訊
在線視頻
網站信息欄

       

    ● 熱烈祝賀我司再次榮獲"守合同重信用企業"稱號!


  熱烈祝賀我司研究開發的“包子機”榮獲實用新型專利!

  祝賀我司設計、生產、安裝的福建省龍巖市“星輝食品廠”生產線圓滿投產!

  祝賀我司用戶——江蘇昆山李美江先生投資的“田園食品廠”月產銷量突破30噸!

  祝賀從我司新引進榨油機設備的:湖南株洲羅先生(100型)、廣東陽春李先生(120型)、廣西百色陳先生(100型)、江西吉安吳先生(120型)、貴州銅仁林先生(80型)順利投產,生意興隆!

  祝賀從我司新引進河粉機設備的:四川劉先生(150型)、河南常先生(250型)、重慶陳先生(150型)、湖北趙小姐(250型)、云南孫先生(100型)產銷兩旺,財源廣進!

  祝賀從我司新引進設備的:山東郭先生、陜西鄧先生、安徽胡先生、湖南李小姐、河北伍先生、吉林盧先生、廣西何先生、福建彭先生順利投產,生意興隆!

  祝賀我司成為廣州白云國際機場空港快運公司、北京金沙苑餐飲連鎖公司、香港上海坊飲食集團、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團、東莞永利食品廠、福建西山文武學校、深圳市德富來進出口公司、南京廣龍廚具工程公司、寧夏捷美豐友化工公司、廣州市第12人民醫院、湖南金健米業股份公司、天津市金利達集團等機構團體、企事業單位的食品設備供應商。

當前位置:首頁 > 信息資訊> 交流平臺交流平臺

我家的榨油坊是怎么用花生榨油的?

點擊次數: 更新時間:2021-3-31 9:29:38

上一條:手工彩色涼皮制作方法
下一條:哪種豆腐的做法吃法更營養?

   我家的榨油坊,有的人是方圓百里慕名而來,滿懷期待各種現榨壓榨油。多年來,我們一直被模仿,從未讓人失望過,榨油生意自然興隆,給我們帶來了財富和福祉。



  聽老人說的清末的古法榨油很勞苦,毛驢拉著直徑一米三四的黑沙石碾坨,一天就碾壓個百八十斤花生米。幾個大漢光著油光噌亮的膀子,揮汗如雨,用盡全力推著百公斤的撞錘,敲打木楔對榨膛的餅,施加大壓力,迫使油脂滲出,那是血肉和草木的對決。   


  榨油雖然勞苦,可換來的是甜蜜,流出來的是汗,收獲的是幸福。


  而科學發展的今天,用的是機器,不但出油率高了,而且干凈衛生了,油也更芳香了。


  還記得有一次是在凌晨二點多,我有些不情愿地從溫暖的被窩中爬了起來。外面還是一片漆黑,只有遠處廣告燈箱發出暗淡無色的光。萬籟俱寂,靜得讓人窒息,有點兒讓人毛骨悚然。穿著一套單薄的衣褲,外面一站,不禁打了一個寒顫,趕緊鉆到屋子里,開始了榨油前的準備。


  拿過昨晚劈好的木頭放進爐中,在上面噴下了一層酒精,便于點火,“呯”——火苗便竄了起來,等待木頭燒旺了,鋪上一層碳,然后,又在燃著的碳上鋪上了一層木頭,木頭上再鋪上一層碳……很快木火與碳火融合在了一起,火苗呼呼的竄著,瞬間烤紅了我的臉,辣辣地疼。


  火點燃的空暇之余,我趕緊把200斤花生米,用大盆分多次倒入磨斗。隨著“吱啦”一聲,磨機響起,200斤花生,眨巴眼的功夫,變成了極細的碎渣。在打油中,稱為“磨糝”。這“吱啦”的聲音與寧靜的早上極為不協調,既打破了早上的寧靜,又仿佛在催促著睡夢中的人兒早點起床。


  推上電閘,炒糝鍋上電機拖動攪拌齒發出“吱楞”的聲音。粉碎好的糝也早已盛入了五個鐵皮桶中,只待鍋的溫度到達一百七八十度時,便把糝倒入炒鍋。


  倒入鍋中的過程中也是極其小心翼翼的,鍋的中間是旋轉的齒輪。防止轉動的齒輪把桶帶入鍋中。一桶,兩桶,三桶……咬牙,屏住呼吸,撐著勁兒。


  炒料是有一定技術含量的,要講究技巧,火候要控制好,榨油時會更香。走到二鍋跟前,把早已溫好的水,按比例加入到炒鍋中,大約轉三分鐘,又要繃起神經開始一番操作了。拿起鐵锨抄鍋底,這個環節,不但關系到油的顏色好看與否,而且更影響著油的質量。


  我家的油之所以口碑好,就是這個技術把握得好。炒糝是個技術活,也是個體力活。既要抄到底,還要快。因為它要追尋攪拌齒轉動的節奏,快不行,慢不行。稍有不慎,鐵锨就會帶入鍋中,變得毫無形狀可言。我雙手擼袖,拿著鐵锨,做著弓步,鐵锨傾斜45度。看準時機猛然下锨,快速抄起,又快速把锨拿起。幾次三番,一直到確定把鍋底抄好了。這時的胳膊是酸疼酸疼的,仿佛再也不能堅持了。正好,這時可以做一會兒甩手掌柜了。


  在這一個小時的“嗤嗤,隆隆”響的過程中,鍋上的熱氣越來越大,瞬間,彌漫了整個屋子。迷迷蒙蒙,那真是伸手不見五指,就連眼前攪拌齒轉動也看不清楚了。好在這時已經不用鐵锨抄底了。屋頂上是PVC的頂棚,水蒸氣遇冷變成水珠。“嗒”,“嗒”,水滴從屋頂滴落在地面上。慢慢地,這層霧氣,不,是水汽,越來越少,鍋中的水也越來越少。水從鍋里完成任務,都騰云駕霧地飛起來,貼在頂棚,化作細雨落在地上。取而代之的是炒出來的花生油。這時,能見度又變得清晰起來,花生油的香味也是由淡淡的,變得越來越濃……


  此時的糝已經冒著金光了,我提起鍋門,油與糝“呼哧”一下,混雜著,賽跑著,一股腦涌進了盛熟糝的糝斗。等待鍋里全部干凈了,又一輪200斤的糝進到鍋里,再把熟糝倒入榨油機


  一鏟糝倒入榨油桶,要用一個鋼板隔開。200斤需要十四片。我彎腰弓背,努力地裝進榨油桶,啟動著控制設備。出油的速度很快,一桶裝滿了,換上一個空桶,又滿了再換上空桶。油由泄洪般黃泥樣的渾沌變成了溫順清亮的小河,又變成了狹窄透亮的小溪,變成點滴甘露,芬芳,晶瑩。“嘀嗒,嘀嗒,”黃色透亮的金豆豆一顆顆砸進油桶,濺起一個個小小的油花……


  現在出來的油我們稱之為“毛油”。它有很多的雜質。上好的花生油是要毛油在缸里經過半個月的靜置,待所有的雜質全都沉淀,花生油變得淡黃透亮,氣味芬芳醇正,吃起來也滋味可口。

  

  一鍋,一鍋,又一鍋……十多鍋花生米的油榨完了,已是下午了。雖如釋重負,但身體的累襲遍全身。看著缸中滿滿的油,瞧著抽屜里一沓沓百元大鈔,想著鄉鄰們的贊不絕口,心里無比欣慰。


穗華機械—經典品質     穗華機械—響亮品牌     穗華機械—創造財富每一天
廣東穗華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總部: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龍歸永勝路赤角街1號·穗華科技園 郵政編碼:510445
傳真:020-86273386 E-mail:gdshjx123@163.com
Copyright 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. 粵ICP備06033415號-8 粵公網安備 44011102001376號
松岛枫种子合集